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移动Labs

http://labs.chinamobile.com/

 
 
 

日志

 
 
关于我

移动Labs(labs.chinamobile.com):中国移动研究院主办的通信行业汇聚门户,专注于移动通信和互联网领域,核心会员是中移动广大员工及ICT行业用户。提供资讯、博客、讨论组、专业报告、视频、电子日报等信息及知识服务,以及研究院主办的每周线下活动“无限论坛”。

网易考拉推荐

陈志刚:上海地铁若隐若现的不仅仅是手机信号   

2009-07-30 17:1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家供稿:移动labs网站

地铁信号:媒体磁场效应再现

7月14日,新闻晚报、新闻晨报、东方早报三家媒体在同一天对上海地铁8号线延长线手机信号不稳定造成的集中投诉进行了报道,并指联通和电信因入场费问题遭到地铁运营商人为封杀。

7月16日,新闻晨报,申通地铁相关负责人昨天坚称,地铁方面从未因条件还没谈拢,人为关闭通讯信号

7月17日,新闻晨报,上海通管局证实:无信号是因“人为阻断”。并爆出,第二天周六(7月18日)就能开通

7月18日,新闻晚报,跟踪报道了手机信号通了:“曾经被广泛诟病的“时断时续”的移动信号,已经基本恢复正常;而曾经一度“消失”的联通和电信的信号,也已经重新开”。

7月20日,上海商报,信号基本恢复,上海通管局有官员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阻止或者妨碍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依法从事电信设施建设和向电信用户提供公共电信服务。

至此,沸沸扬扬的上海地铁手机信号问题算是告一段落,但这不是三大运营商的获胜也不是地铁的失败,更非作为普通手机用户的庶民狂欢时刻,此时,最欣慰的当属媒体,再一次用事实证明自己的强大和无所不在。

但是,细观整个事件的发展,我们可以发现,在整个闹剧的背后,还有很多值得思索的问题,因为媒体和公众能够看到的是两强相争,造成的手机信号的若隐若现,但是却鲜少知晓造成两强相争的背后的若隐若现的原因。

笔者以为管制的失范、规划的缺位以及用户自由通信权力的过度张扬,或许是此类事件屡屡成为媒体和公众关注点聚焦的根本原因。

失语,尴尬的管制

如果记忆无误的话,在地铁等场所出现基站进场难得事件中,我们是第一次看到电信主管部门出现在公众的视野。

上海通信管理局在事件发生后及时组织力量进行核实,并出面协调应该说是这一事情出现转机的关键之一。但是,上海通信管理当局采取的行为和方式却让我们看到管制当局的失语和尴尬。

从行为方式来说,在确认是人为蓄意破坏之后,上海通管局祭出的不是法律的大旗,而是采取了“发函”这一行政沟通的方式。

管制的失语在宏观的制度供给上,源自电信管制当局缺乏法律制度层面的授权的。因为一方面通信作为公共服务领域的基础设施的法律地位没有得到明确,另一方面对特定公共区域内的通信基础设施的建设、运营、维护的主体缺乏制度上合理的界定。以上海地铁内的通信设施建设为例,没有通信建设资质的地铁公司公然进行了通信设施建设,还竟敢以强行租给运营商的方式,找有建设和运营资质的运营商收取天价“进场费”(上海通管局某官员语),实在是让人感叹制度弄人。

而管制的失语在微观的制度执行上,源自于政出多头,不同主管部门的利益协调机制的缺失。即使缺乏具有长效功能的法律制度的存在,那么按照市场交换原则,以成本核算辅以合理利润的定价机制的建立,或许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减小参与各方因激烈冲突的可能性。但是令人惋惜的是,在这一价格机制的形成过程中,既缺乏国家统一层面的指导原则,也缺乏促使行政相关部门当局联手解救问题的足够动力。

真空,缺陷的规划管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规定“有关单位或者部门规划、建设道路、桥梁、隧道或者地下铁道等,应当事先通知省、自治区、直辖市电信管理机构和电信业务经营者,协商预留电信管线等事宜”

一般来说,各地的信息办或者通管局作为业务主管部门负责基站部署的覆盖规划。从这个角度来看,移动通信基站在涉及到其他道路、土地、电力等城市基础设施时,相应的政府职能管理部门都具有对应的审批管理权限。

但是,相反,在以地铁交通为代表的城市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中,除了电力、土地、环评等相关职能部门审批身影之外,我们鲜少看到当地通信主管部门在这些城市建设中审批管理的影子。

以一个住宅小区的建设为例,在建设、销售、入住等各个环节,对自来水、供电、燃气、交通等各个方面都必须成为不可或缺的必须提前规划并按照步骤实施,并且有明确的建设施工主体。

唯独缺少的是小区内通信设施建设的规划和管理,不论是规划管理的职能部门不明确,而且对建设主体自身及其资质都处在真空地带。

这样自然造成眼馋通信行业利润的资源霸主,纷纷画地为牢,坐地收钱。

通信,被过度张扬的自由

以电信运营商在地铁这类狭小的空间或者其他某一个特定区域的能够获得的话务量收入来看,与其投入的成本相比可能很多时候单纯的从经济效益来看,是不划算的。

或者说,如果从投资收益率的角度判断,在这里地方的信号覆盖更多的时候是成本而不是意味着利润,因为,对于通信的需求来说,信息的传递并不会因为在特定区域的信号覆盖导致的中断而不再延续。

举个浅显的例子就是我们可以经常在地铁听到“我在地铁里面,信号不好,出去打给你”之类的话语。

也就是说对这类特定区域,信号覆盖与否,从业务需求的刚性来说,对于运营商的单纯收入的损益几乎是没有影响。

但是,为什么在地铁这类公共空间如果没有手机信号就会成为滔天大罪呢?运营商有没有义务必须实现所有人类活动区域的信号覆盖呢?至少我们在目前颁布的电信条例中,对于电信服务,我们看不到这一强制要求,而且无论是从理论还是现实的角度,这一个要求也不具备合理性和可操作性。

公众和媒体对此类区域手机信号覆盖的过度敏感和关注,应该说源自在中国已经被过度张扬的个人通信权力。

移动通信技术的进步所带来的信息沟通的便利和自由,已经成为社会正常运转的基石,与固定通信不同,移动通信的随身性就决定了其存在与否已经不是一项服务是否可以接受的问题,这已经演变成为对个人自由权利的尊重与侵犯。

这种侵犯所带来的公众的集体焦虑自然可以演变成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第一动因。

答案,制度万能还是行政万岁?

北京地铁五号线、上海地铁8号线延长线……这些都是在行政协调的力量和政治压力下获得了短暂的平息。但是,我想,或许还有更多的没有被报道的某个城市的大楼或者小区,因没有媒体的关注和行政的压力,公众在信号的若隐若现中继续忍受着残缺的通信服务;或许还有多双眼睛在静悄悄的仔细观察这些事件的进展,而准备在合适的时机采取绑架公共通信服务权力的方式获取超额进场费租金。

这一切都可能是行政协调所存在的不确定性以及利益主体的博弈规则的可变性而给了各方更多的期待和想象的空间。

如果在宏观层面的法律授权和微观层面的价格机制继续缺失,如果规划继续有名无实,或许这样的故事会成为我们继续讨论的热点。

问题的解决,已经到了重建制度环境的时候了。答案,或许是我们应该呼唤制度万能。

陈志刚发在官网的原文http://labs.chinamobile.com/community/my_blog/2111/23539

  更多精彩内容请查看:移动labs   更多移动人博客

  推荐博文:赖敏:让TDCDMA EV/DO!

  推荐博文:史正军:密集分销之后,渠道将往何处演变?

中国移动专业智囊团评选活动                    移动TD最新情报

             家有Ophone初长成                                      运营商们最佳的3G计费选择

移动M-Market如何PK苹果                     研究院最新招

                   5月中移动最热话题TOP13              征集TD发展金点子和“感动TD”纪实 

  评论这张
 
阅读(42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